• 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汨罗市委员会网站!

“照片子”外传
2015-06-09 10:52:07   来源:   作者:曹果夫   评论:0 点击:

照片子”,大名丁照生,五短身材,黑不溜秋,光头,王八眼,蒜头鼻,蛤蟆嘴,其貌不扬。旧时新市街人提起“照片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大名,只晓得叫他“照片子”。为何有这么一个雅号,不得而知。有人说应当叫他“照骗子”,但他为人正直,从不坑蒙拐骗;有人说应当叫他“照痞子”,但他从不轻薄女人。如此,权且叫他“照片子”吧。他之所以能成为新市街人至今没有忘却的”名人“,确有一些令人回味的故事。
一、   游家祠堂的“房客”    
   “照片子”小时家境殷实,父辈在新市街经营山货。有一处铺面和数间住房,生意红火,衣食无忧。但好景不长,在“照片子”十四、五岁时,父母相继亡故,他成为了一个孤儿。“照片子”从小有两大特点,一是侠义。看不得别人有难。若人有难,只要向他求助,则有求必应。于是真有难的、假有难的,都向他伸手。白花花的银子流入别人的口袋,他眼都不眨一下。二是好赌。旧时新市号称“小南京”,工商业繁荣,赌博业也兴旺,“照片子”自然是赌馆常客。由于他性情豪爽,不重钱财,每每输了,他一个子儿都不欠;每每赢了,他总是少收甚至一文不收。加上他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父辈留下的山货店越做越亏。于是没有几年,便家财散尽,一贫如洗,他成了一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穷光蛋。为了栖身,他住进了游家祠堂的一间杂屋内,油氏族人一则动了恻隐之心,二则需要人看守祠堂,也就允许他住下。他在此一住就是50余年。由于既丑且穷,他无钱娶妻,也没有女人愿为他所娶。“照片子”一生光棍一条,无妻室儿女。
二、汨罗江上的“张顺”
《水浒》中梁山泊一百单八将之一的张顺,因一身好水性,人称“浪里白跳”。将“照片子”称为汨罗江上的“张顺”,一点也不为过。“照片子”皮肤黝黑,油光闪亮,泼水不留痕。如有头痛脑热,浑身酸胀等小灾小病,常人需看病服药才行,而“照片子”只要在水中呆上一天,便全身舒畅,病状全无。一年四季,除了严寒天气,只要有闲暇,他便赤身裸体,整天呆在汨罗江中。主要干两件营生,一是摸鱼捉鳖。渔民们捕鱼,尚需要网罾等工具,而“照片子”只凭一双空手,潜入水中,便手到擒来。“照片子”虽有这等本事,但绝不贪多。每次只要抓到一条鱼一只鳖,他即使收手。如遇人向他讨要渔获,他便拱手相送,毫不吝惜。二是捞炮弹。新市街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近代的北伐战争中,唐生智部与叶开鑫部在此炮火相向。抗日战争中,四次长沙会战这里均是重要战场。尤其是日本人狂轰滥炸,投下大量的炸弹。因而留下不少炮弹壳和哑弹。“照片子”水性极好,不管深浅,只要有弹壳和哑弹,他都能捞上来。然后拿到废品收购店里,换取几个零花钱。
三、见义勇为的“英雄”
由于“照片子”一有闲暇便在汨罗江上摸鱼捉虾捞炮弹,因而江上发生的情况大多都能遇到,加上他水性极好,又颇具侠肝义胆,因而每遇到难事,他都出手相帮。尤其遇到不慎失足落水的,或者寻短见投江的,不管有没有人打招呼请求帮助,他都会毫不犹豫跳入江中,奋力相救。将落水者救上岸后,他总是默默离去,不要别人任何酬劳。
有一次,一家经营百货业的富商的独生子在江边玩耍时不幸落水。当时正值冬天,北风刺骨,十分寒冷。“照片子”正好从纤夫房收工回家,听到江边有人呼救,立即飞奔而去,来不及脱下脱衣服,便跳入江中将小孩救起,同时进行急救,直至小孩苏醒。事后,这个富商为答谢“照片子”的救命之恩,先是拿出50块光洋上门酬谢。“照片子”婉拒,并说:“我光棍一条,一人吃饭全家不饿,要钱何用?”。富商见状,又拿出两间房屋送给“照片子”,“照片子”同样不受。
据新市街老人回忆,“照片子”一生中从江中救起的落水者不下40人,从江中捞上来的尸体达50多具。倘若“照片子”活在今天,那一定是全国闻名的见义勇为的英雄模范。
四、纤夫房里的“虾公”
当纤夫,是“照片子”一生的主要职业。在旧时陆路交通落后,以水运为主的年代,从新市到平江,货物主要靠船运。因汨罗江上游江流湍急,上行必须拉纤。在新市游家码头上首,有一间破旧的房子,人称“纤夫房”。共有10多位纤夫,大都是来自新市街或平江农村的穷苦人。他们每天聚集在这里等候生意。“照片子”就是其中一员。因他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所以来得最早回得最晚,无事从便倦缩在纤夫房的角落里呼呼大睡,其状如虾,伙伴们都叫他“虾公”。
纤夫十分辛苦,无论寒冬腊月,还是炎天酷暑,只要有人雇请,都必须风雨无阻,出行拉纤。从新市到平江共70多华里水路,因是逆水上行,拉纤需要七天。“照片子”干活最卖力,总是拉头纤。在纤夫队伍中,“照片子”具有两个与众不同的地方。一是只要天气不冷,他便赤裸全身,仅用一块破布遮住下体,弓身拉纤。由于他肤色黑红,远远望去就象一只“大虾公”,成为纤夫队里的特殊风景。二是从平江返回新市,除了冬天,他从不坐船,而是躺在水上,随波逐流,顺江而下,只需一天时间便可回到新市。
五、同声园里的“红脸”
当广大农村还处在难得温饱的阶段时,号称“小南京”的新市街居民已达到小康水平。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就与日俱增,于是大小剧团相继成立。其中颇具盛名的是“同声园”剧团。
同声园属岳阳巴陵剧团岳舞台下辖的地方剧团。剧团设在老徐家巷的梁家祠堂内,有潘云霞、孙普炎、康明荣等一批名角,剧本以《三气周喻》、《空城计》等三国演义的戏为主。“照片子”是该剧团的业余演员之一,唱“红脸”,扮演关公较多。“照片子”其貌不扬,但唱功尚可,表演十分卖力。台上一招一式,相当认真。对于学戏,他可以说到了痴迷的程度。不管寒冬酷暑,每天天刚亮他便去河边吊嗓子;傍晚天黑后,他便关上祠堂门,口里“哒哒锵、哒哒锵”地敲起锣鼓点子,反复演练表演招式,直至深夜。有道是天道酬勤,勤能补拙,他的舞台形象普遍被观众认可。“照片子”性情豁达,不管人们有意无意地夸赞他也好,还是讽刺、挖苦、讥笑他也好,他都有泰然处之。但若对他所演角色进行评价时,他却十分较真。若说他戏演得不行,他便脸红脖子粗,不依不饶地和你理论;若说他戏演得不错,他便兴高采烈,得意洋洋。总之,“照片子”演戏虽说只是个业余的,但他却把演戏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30多年前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还是在游家祠堂的杂屋内, “照片子”无牵无挂、悄无声息地走了。但直至今日,人们在街头巷尾的闲聊中,还时不时地会谈起他。他虽然孤身一人,但却充满乐观,豁达;他虽一生贫穷,但却是精神上的富翁;他虽离开人世,但却仍然活在新市百姓的心中。
曹果夫撰写

相关热词搜索:片子

上一篇:靖江王掷印镇鳌鱼 ——石印江心和靖江庙的传奇故事
下一篇:“金指相公”建桥记 ——葛公桥传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