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汨罗市委员会网站!

春风又绿江南岸 ——汨罗绿化荒山回忆
2013-08-06 08:39:34   来源:   作者:彭祥   评论:0 点击:

  1989年3月9日,湖南省绿化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在汨罗市召开,会议通过《关于授予汨罗市湖南省消灭荒山第一市称号的决定》。时任省绿化委员会主任、副省长卓康宁为“湖南省消灭荒山第一市”纪念碑揭幕,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谢新颖给汨罗颁发荣誉证书。

  纪念碑由扇形花岗石组成,立在市委大院正门广场。碑的正面是“湖南省消灭荒山第一市”10个红色大字,背面为《汨罗三年消灭荒山记》碑文:“汨罗历史悠久,文化璀璨,钟灵毓秀,人才辈岀。然早年滥伐森林,山岭荒秃,水土流失,江河淤塞。虽屡倡绿化,颇有成效,而终未根治。中共汨罗县委、县人民政府,深识绿化祖国,改善环境系基本国策,非发展林业无以振兴汨罗经济。1984年决议,三年消灭荒山。乃统筹规划,落实措施,层层立责任状,乡乡树样板山,干群同心,栉风沐雨,义务植树,承包营造。经三年之辛勤经营,投工360万个,筹资500万元。造林30万亩,获‘湖南省消灭荒山第一市(县)’之殊荣,群情欢腾,展示有望:山山绿树迎风,岭岭浓荫覆地,生态平衡、物阜民康。事业垂千古,徳泽润万世,功不可泯,爰之为记,以昭后人,永葆大地青春。”碑文是当年消灭荒山的真实写照。纪念碑后来迁到城东归义广场,现迁至新市107国道街心花园。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当时的农村形势: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到八十年代初,农村普遍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不改变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前提下,将土地等生产资料按人口或劳动力比例分给农户自主经营,扩大了农民的自主权,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1983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撤销人民公社体制。1984年3月,汨罗境内的公社、大队、生产队分别改为乡、村、村民小组。粮食连年获得丰收,几十年来未能解决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

  在林业方面,1981年以后,湖南省通过稳定山林权、划定自留山、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的林业“三定”工作。1982年6月,汨罗县委组织开展“三定”、“三证”(所有证、使用证、管理证)工作(又叫定权发证),并宣布自留山权证50年不变。有效地调动了广大群众的造林积极性,促进了林业生产的发展。然而由于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跃进,大炼钢铁和大办公共食堂等原因,山林遭到很大破坏,到1983年底,全县87.5万亩宜林山丘还有30多万亩荒山,同时,水土流失严重,江河、塘坝、水库淤塞日益加剧,水旱灾害频发。林业生产的效益也十分低下,1983年全县林业产值仅占农业总产值的1.8%,平均每亩山地收入只3.55元。加之当时煤炭供应紧张,城市居民凭计划供应,农村没有计划指标,根本买不到煤,解决了温饱的农民为柴火而发愁。

  1983年,机构改革,我进入了县级领导班子。1984年初当选为副县长,主管农村工作和农口这条线。“失误在山,失误在水”,当时人们都有这种认同,也给我很大的压力。记得83年底,我到新塘乡范塘村调查,看到一位老人在墈边挖丝茅根,我问他有什么用?他说晒干作柴烧。这个村农业学大寨时曾引进阿尔巴尼亚油橄榄树,种了上千亩,由于气候、土质等原因,基本死净了。望着连绵起伏的荒山,只有一些茅草在寒风中抖动,我心中隐隐作痛,也坚定了我消灭荒山的决心。当时主管农业的县委副书记陈徳辉同志也看到了这点,决心在林业方面干岀一番成绩。

  1984年4月,县政府组织林业部门对全县林业进行普查,他们调查了300多个村,上百个山头,并进行全面规划,拿岀了治理荒山、绿化汨罗的实施意见。同时,也认真总结这些年来造林不见林的教训,主要是造林质量差,成活率低;树种选择不当;乱砍滥伐严重;政策不到位等。于是,由林业局局长刘德真同志带队,下到范家园乡金山村,树立样板,以点带面,掀起全市造林高潮。

  1984年6月19日,县委、县政府在范家园乡金山村召开全县造林现场会。会上,范家园乡党委书记傅斌池同志作了典型发言,看了金山村造林现场。这个村共16个组,3900亩山地中有荒山2000余亩。他们发动群众上山,在收早插晚之前完成500亩整地,现己搞好了350亩。按7尺×7尺的距离,先用石灰放样,然后挖洞,每个洞为0.8米见方,今冬明春栽上树,争取两年内消灭荒山。

  会上,县委副书记陈德辉同志作了《振奋精神、振兴林业、苦战一冬春,实现造林10万亩》的总结报告,并提岀每年造林10万亩,用三年时间消灭30多万亩荒山,实现全县绿化。会上,将10万亩的造林任务分到了各个乡。会后,各乡、(镇)都认真贯彻了会议精神,制定了具体方案,在双抢前进行部分整地,双抢后大干,全面完成县下达的造林任务。

  双抢刚刚结束,天气还十分炎热。分管林业的县人大常委副主任彭乐生同志和林业局局长刘德真同志带领林业部门在天井乡群英村进行全面发动,于8月15日在卓望山(琢磨山)拉开了秋季造林整地的序幕。天井乡党委书记甘功良和群英村党支部书记凌振华带领一班人,组织362个劳力上山,他们头顶烈日,挥汗大干,一锄一镐地把贫瘠坚硬的土石翻过来。每天挖洞可达9700多个,不但坚持高标准高质量,而且集中连片成行,从山脚向上看连成一条直线,横向看也是一条直线,整齐划一。为了保证挖山工具完好,他们还在山脚架起了两座烘炉,真正是热火朝天。

  9月1日,我们在天井乡召开了乡(镇)书记和有关部门领导参加的现场会,天井乡党委书记甘功良作了典型发言。群英村的现场给大家启发很大,大家纷纷表态,回去后学天井乡、赶群英村。就这样,全县秋季整地挖洞全面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也就在这一年,县委、县政府作出“三年消灭宜林荒山”的决定。

  如何做到适地适树,也是造林绿化的关键。过去盲目推广乌桕、油橄榄的失败教训,引起我们的高度重现。

  汨罗山丘的成土母质有第四纪红色粘土,主要分布在桃林、白塘、楚塘、新塘等乡镇;其次是花岗岩母质,主要分布在汨罗江以南的弼时、铜盆、沙溪、黄柏、白水、川山、高家坊等乡镇,面积较大;再次是板页岩母质和云母片岩母质,主要分布在三江、智峰、八景乡一带;还有河湖冲积物,分布在磊石乡及汨罗江沿江一带。另外还有少量红岩母质等。根据这些情况,我与林业部门商量,确定花岗岩土、四纪红色粘土区域种国外松,板页岩土区域栽杉树,湖区栽速生树种——意杨,同时要求:造林与护林相结合,造林与封山育林相结合,造林与幼林垦复相结合;用材林、经济林、薪炭林一起造,山上植树与四旁绿化一齐抓。

  这里还要特别介绍一下国外松,国外松分火炬松和湿地松,我县以湿地松为主,原产于美国东南各州。20世纪30、40年代引入我国,具有生长快、成材早、干形直、抗性强、耐干旱瘠薄、产脂高等优点。最适合于海拔600米以下,地形开阔的山丘岗坡地以及酸性红壤、沙壤、干旱贫瘠的土壤。黄市乡在70年代毛凤章同志任党委书记时沿107国道试栽了200多亩,长相整齐,生长旺盛,9年生湿地松,平均树高达7.48米,胸径为15.84公分,许多人经过该地段时都要停下来看一看。1975年,省林科所所长廖舫林教授在我市桃林林场建设了全省第一个大型湿地松种子园,8年左右成林、成材、结果,长势旺盛。选择这个树种特别适应于我市江南花岗岩土质和桃林地区红壤。

  随后在10月和12月,我们在全县组织两次检查验收,林业局所有干职工,分别安排到每一个乡、镇,逐乡逐村逐组逐山头勾图,验收,一丝不苟。整地的质量要求每亩不少于60个,每个洞达到0.8米见方。杉木林则要求全垦、挖带。春节前后根据质量要求和验收的实际面积安排树苗,高质量栽上树,这一年扎扎实完成了10.7万亩造林任务。

  玉池山,海拔380—777.5米,面积91800多亩。整个山脉峰岭相连,山势嵯峨,突兀峥嵘。除了玉池乡外,弼时、铜盆、川山、高家坊、玉池林场团团环绕。其中约4万亩左右的残次林,人工造林难度太大。为了加速荒山绿化,县人民政府于1984年下半年向省林业厅要求,决定对玉池山进行飞播,获得批准。到1985年4月初所有准备工作己经完成,图纸设计获准通过,与大托铺机场也已联系好,由他们安排飞机进行。县成立飞播指挥部,由我任指挥长,武装部、林业局、邮电局、气象局、水电局、公安局以及弼时、铜盆、高家坊、川山、玉池等局和乡(镇)主要负责同志为成员。根据气象部门的预测:4月13—14日天气较好,无强冷空气及雾、雨,于是将飞播时间定在这两天。4月11日下午进行了试飞。总指挥部设达摩山,那时没有手机,为便于联系,从武装部、水利局借调7部对讲机,还从武装部借调电台安在玉池乡政府,以便通讯畅通。在飞播时不准打枪、打炮、炸石头、打弹弓,由5个乡的派岀所负责做好工作。林业局更是全力以赴,在13公里的飞播线上安排50名信号员,手持红旗,现场引导。4月13日,天气晴朗,一清早我们都按部就班到位。上午8点30分左右,第一架飞机从南飞来,按红旗引导的路线播种,过后,信号员向前推进20米,准备第二架次飞播。整整两天,几十架次,园满完成3.45万亩飞播任务。

  1985年10月,县委书记彭亮根同志退下来担任县委顾问,自告奋勇担负造林绿化重任。亮根书记工作扎实,在汨罗干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他对汨罗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对汨罗的各项事业有着强烈的责任感,由他来抓消灭荒山,当然是最佳选择,也减轻了我的工作压力和负担。

  亮根同志主动承担任务后,与林业局的同志下到每一个乡,到村到组到农户到山头,解剖典型,树立样板,制定政策,解决问题。他逢会必讲造林的好处,全身心投入到消灭荒山之中。

  在组织领导方面:我们认真贯彻国务院和省政府“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是我国的基本国策”、“要把植树、种草、绿化祖国的责任放在各级党委、政府和所有单位领导干部的肩上”等关于绿化祖国的指示精神。釆取层层包干负责,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县人武部的所有领导,毎人包一个乡,包干一个山头的造林工作,并向县委、县政府递交了责任状。全县31个乡(镇)场的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和县直机关部、委、办、局的负责干部,也明确分工,包干到乡、村、组和山头,并在责任状上签字。全县385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都向乡(镇)签了责任状。这样全县上下一级一级领任务,一级一级签合同,一级做给一级看,干部带领群众干,使层层领导担起了造林绿化的硬担子,也使群众性的造林高潮一个接着一个不断向前推进。

  在宣传发动方面:层层召开会议,广泛宣传县委、县政府关于三年消灭宜林荒山的决定,做到家喻户晓。以天井林场近2000亩山林,每亩收入1600余元的效益算脱贫致富的经济账。以水土流失,洪水泛滥说明造林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将全县干部、群众发动起来,上下一条心,人人为三年消灭荒山献策岀力。这样,全县乡、村、组、户都行动起来,逐个作好具体规划,将所有荒山都制订岀逐年逐季的造林时间表,层层上报县林业局备查。

  在政策问题上:县政府着重抓了所有权、经营权的落实。全县除国营、集体林场经营的15万亩山林外,其余90%的山地都划归家庭经营。关系到千家万户,涉及到千山万岭,坚持在尊重山地所有权的前提下,全县确定了5种经营形式:

  户造户管户受益。对离屋场较近,便于管理的山地,就近承包,自主经营。

  户造村管户受益。对山头较大,单户难以管理的荒山,组建护林小组或确定护林员承包护林,户主按山地面积交纳护林费。

  集体或联户开办林场。山主投山入股,收益比例分成。

  对乡、村之间尚未明确的插花山,则重新明确山权,就近转包,比例分成。

  对于不能到户的一部分公山,则组织群众义务植树,以防遗漏。

  此外,对少数插花山、边远山、权属不明山、迁移户山的造林问题,县政府制定了《关于对几种特殊荒山造林问题的意见》,组织力量,逐山落实,责任到位,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在造林资金筹措方面:一是发动全县干部、教师、工人、商人、农民都为造林捐钱,一共筹集了70余万元。二是乡镇企业以工补林150万元。三是由县财政贴息向银行贷款300万元。三项共500多万元,主要解决树苗费用。贷款发放由乡林场或企业办立据,乡长、财政所长、企业办主任盖章签名,再由县林业局担保,县财政局贴息,再到公证处公证。这样,由县到乡,乡到村,村到组,组到户,尽可能简化手续。贷款从第五年起开始偿还,八年还清。

  在种苗方面:千方百计购进国外松种子,当时的国外松种子不但紧张,还要外汇券,并且价格昂贵。我们还是通过岳阳,向省汇报,基本上满足了所需种子。林业部门将种子分配到白水苖圃、桃林林场以及种子繁育专业户,并安排技术员及时指导,保证成苗率达90%。

  在造林方法上:改春垦春造为秋垦冬造,每年“双抢”一结束就上山整地,年底全部整地完毕,元月开始造林,春节前基本完成。后来考虑到任务大,要求高,改秋冬整地为全年四季整地,把造林规划、整地工作和育苗作为绿化的关键,一项一项认真落实。

  在封山育林、护林方面:1984年,县人民政府发岀了《关于制止乱砍乱伐,保护森林资源的通知》的布告。1986年,县人民政府又发岀了《关于切实搞好封山育林的通告》,以及《汨罗市护林工作细则》,明确规定了封山育林的“六条标准”。全县组织护林队伍1989人,分别由县、乡发给《护林人员证书》和袖章,规定了护林员的5项权力。同时,合理解决护林员的报酬。许多村组还制定了乡规民约,统一鸣锣封山,统一开山时间,互相监督,防止乱砍乱伐。在认真贯彻《森林法》的同时严厉打击乱砍滥伐,破坏森林的不法分子。几年来,全县共发生乱砍滥伐森林和殴打护林人员大小案件100多起,都依法作了处理,其中追究刑事责任的18起,拘留78人,收审23人。行政处分28起。

  在调处山林纠纷方面:按照土改、四固定、定权发证三个阶段,依据有关政策,先后调处了黄柏乡与白水镇密岩山的纠纷,火天乡林场与岳阳县黄沙街乡天然村的边界纠纷,三江乡与古仑乡,三江乡凤形村与花桥村的山林纠纷,智峰乡兰家洞水库与平江岑川的山林纠纷等等,确保边界稳定,不留后患和乱砍滥伐。

  县几大家领导不但从各个方面支持造林工作,而且身体力行。县委书记陈庆锡同志选择了难度较大的新市乡团螺山作样板,和村干部一起精心规划,带领群众一起干,使760亩乱石山得到了改造。县长唐镇球、县人大主任吴玉泗、县政协主席任森都下到村组,带领群众实干。人大和政协还安排一名副职参加绿化领导小组,全身心投入到造林之中。

  亮根同志以天井乡为试点,先后几十次到该乡组织干部、群众上山植树。这个乡85年春造林4820亩,86年春造林4760亩,两年时间全部消灭了宜林荒山。在全县国家干部大会上,县委、县政府为这个乡颁发了“荒山绿化合格证书”和“消灭荒山第一乡”的光荣匾。

  继天井乡消灭荒山以后,许多乡镇加快了消灭荒山的步伐,要求验收的乡越来越多。我们专门研究了验收标准和验收程序。验收标准是:以山头为单位,连片无林荒山面积不得超过200平方米。有材地郁闭度不得低于0.4。新造幼林分树种确定每亩保存最低株数:杉150株;国外松60株;马尾松300株;阔叶树60株;油茶60株;竹15株。验收的程序是:先由乡、村、组按照标准自查,确认合格后用文字报告申请,再由彭亮根(代表县委)、彭乐生(代表人大)、我(代表政府)、闵昆球(代表政协)四大家组成的绿化领导小组牵头,组织林业局干部逐山头验收。

  继天井之后,我们先后组织验收了古仑乡、磊石乡、铜盆乡、新塘乡、智峰乡、黄柏乡、火天乡、桃林乡、黄市乡、新市乡、大荆乡、长乐乡、白塘乡、三江乡、城郊乡、汨罗乡、楚塘乡、玉池乡等,基本上都达到验收标准。

  县人大常委会为了支持政府工作,在四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作岀三年消灭荒山的决议。1986年11月下旬,县人大常委会决定对全县12个乡(镇)的林业工作进行视察、检查,其中有4个乡已发“消灭荒山”证,8个乡还未发证。他们分成四个组,分别由主任吴玉泗,副主任彭银芳、李伯仇、万是侬带队,农委、林业局抽人配合。主要检查消灭荒山和贯彻《森林法》保护林业的情况。他们认真听取汇报,实地到每个山头查看。回县后碰头,将情况综合,提岀了许多不足和建议,特别是川山、大众两乡,任务大,领导不够重视,责成县人民政府向全县发岀通报,对党委书记提岀黄牌警告,并再次作岀决定:1987年“植树节”前,按县定标准绿化尚存的10万多亩荒山。县人民政府立即召开会议,两乡党委书记在会上作岀检讨并表态一定完成好任务。会后,这两个乡立即再次发动,下定决心在春节前完成了整地任务。

  省、岳阳市的领导对汨罗消灭荒山给予了高度重视和支持。1986年3月,省顾问委员会主任万达,副主任王治国、赵处琪,委员刘宗舜,在省林业厅副厅长彭秋成的陪同下,专程到汨罗视察林业,给予充分肯定。省林业厅副厅长张玉石,造林处处长唐永安,林科所所长廖舫林,岳阳市林业局局长黄长松,副局长胡占魁,他们受聘为汨罗县绿化委员会顾问,经常来县检查、指导工作,给我们很大的帮助和鼓舞。

  1987年3月12日植树节,在城关召开了全县造林、护林表彰大会。会上表彰了50个先进单位,93名先进工作者,有10位同志被授于林业劳动模范称号。县长唐镇球在报告中指岀:从1984年到1987年植树节止,全县人工造林31.1万亩(其中国外松25万亩),飞播造林3.45万亩,四旁植树821万株,封山育林50万亩,实现了三年消灭30万亩宜林荒山的目标。

  10位林业劳模都整理了典型材料。古培乡水口村胡建国承包月星、水口两村12个组700亩荒山,全部栽上了杉树和国外松。他介绍说,将钱存在银行还不如投资造林,这个绿色银行的利息要高得多。火天乡杨家村谢秋保,联合5户农民承包荒山286亩,对当时并不富裕的农民来说,他是有胆识有眼光的。10位劳模中唯一的女劳模是白水镇白米村的马腊梅,她与另外5户农民承包400亩荒山。他们都成了造林专业户。还有敢与坏人作斗争的护林模范等,他们为消灭荒山作岀了巨大的贡献,是人民的功臣。

  也就在这一年,省绿化委员会和林业厅派14位同志来汨罗验收。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他们跑遍了全县各地的大小山头,一致认为:汨罗工作扎实,确实消灭了宜林荒山。在向省委、省政府汇报后,他们得岀一个共同结论:“汨罗是我省近期涌现的造林绿化先进典型,他们的经验值得向各地推广。”

  接着先后有26个省市的86个县(市)4600余人来汨罗参观考察。1987年,林业部先后五次派人来汨罗调查考察林业情况,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说汨罗的人工造林可谓是“快而不粗,大而不虚”。林业部主办的《林业简报》、中共湖南省委办的《湖南工作》、林业厅主办的《湖南林业》以及《湖南日报》、《岳阳晚报》等刊物都用专版或较长篇幅报道汨罗消灭荒山的典型材料,并给予高度评价。也更加促使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更岀色。

  荒山消灭后就是全县如何绿化的问题,我们坚持大林业的观念,搞立体林业、生态林业、全方位的林业。具体讲,一是更新残次林。全市有30万亩残次林,分别不同情况更新。对于坡度较大、土质肥沃、阔叶林多的10万亩次生林,釆取封山的办法。对坡度小,土层深、现有林木培养价值不大的4万亩残次林,在3年内按适地适树的原则,全部造上新林。对其他2万亩人工疏林和“小老头”林则推倒重来,新造阔叶树种。同时,对全市2万亩品种混杂、产量低的油茶林进行嫁接,全部予以改造。二是优化林分结构。我县营造的湿地松、火炬松达25万亩,加上30万亩马尾松,松林面积占全市林地面积的70%。这种单一化的林分结构既容易造成灾害性的病虫危害,又容易导致地力的衰退。我们釆取适当间伐,每亩补植5—10株阔叶树种。同时建立多树种、多层楼式的立体混交林结构。乔、灌、草混交,林、经、粮结合。改善立地条件,促进林木生长。

  与此同时,县绿化委员会作岀具体部署:共青团县委负责弼时故居周围的绿化,县委宣传部负责屈子祠的绿化,教委负责全县中、小学校的校园绿化,交通、公路负责境内所有国道、省道、县道两旁植树,城市建设局负责城区街道绿化,全县各机关单位绿化工作则提岀了更高要求,要达到花园式标准。农村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的绿化都由各家负责,水库、防洪大堤及渠道两旁的绿化由水利局会同所在乡(镇)共同负责……还有一些石头山,无法挖洞,我们花钱购买一些炸药,由专业人员打洞放炮,炸岀一个个洞,再从外面挑客土进来,然后再栽上树,千年的石头山也被征服了。全县形成了见缝插绿,义务植树的高潮。

  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加强了对幼林的抚育、森林病虫害的防治,特别是松毛虫的防治,而且动用飞机喷洒“敌杀死”防治松毛虫;加强对茶园的开发和管理;加强对柑桔、板栗、桃、李等水果的开发;大力发展庭院经济。这一系列举措,促进了全市绿化的进程。

  春风又绿江南岸,到上世纪80年代末,汨罗的山丘园林都己绿化。这时煤炭、液化气都放开了市场,农村沼气的开发利用也越来越广,人们再也不为柴火而发愁了。森林资源越来越丰富,汨罗1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稻菽飘香,青山隐隐,绿水长流,花果满园,林茂粮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到处生机勃勃,到处是人间乐园。

  十年树木,一晃2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树都己成林成材,大部分进行了间伐或轮伐,并且产生了很好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森林覆盖率由1983年的25.7%提高到2008年的34.89%,提高了9个百分点;林木蓄积量由原来的22.2万立方米增加到168.09万立方米,增加7倍多。当年的造林人,大都已退休或步入了老年,有的已经去世。我经常回忆那逝去的岁月,怀念那和我一起战斗和工作的同志。这里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彭乐生同志,他担任公社书记多年,从1981年任县农委主任,82年担任副县长,84年任人大常委副主任,一直分管林业。在消灭荒山绿化汨罗进程中,他的贡献是很大的,长年奋斗在基层,咬定青山不放松。1986年底,在验收新塘乡造林回来后,突感身体不适,以为患感冒,后检查为白血病。虽经多方治疗,终究无力回天,于1988年逝世,终年57岁。我护送他的骨灰盒到他的家乡——铜盆乡新荣村,安葬在一处青山环抱的地方。他未竞的事业,我们后来完成了,若地下有灵,他也可以安息了。

  汨罗成为湖南省消灭荒山第一市,无疑是汨罗历史上的殊荣。值得讴歌颂赞的首先是几十万汨罗人民。当年他们响应县委、政府的号召,为消灭荒山,不辞辛劳,日夜奋战,挥洒汗水。上山整地高峰时有15万多劳动力,其中有80多岁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十几岁戴着红领巾的少年儿童;有带着干粮上山的青壮劳力,有背着孩子挖洞的少妇母亲;有长年累月造林整地专业户,有把外县外乡亲友召来消灭荒山的无劳家庭;有为消灭荒山鞠躬尽瘁的干部,也有为护林流汗流血的职工……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在我的心目中,林业战线的全体干职工也是值得讴歌颂赞的。那些年,他们以强烈的事业心和高度的责任感担当重任,精心筹划,积极参谋,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常年在基层奔波,从调种到育苗,从整地到验收,从技术指导到护林管理,规划、勾图、放样、安排运送苗木、打击盗窃犯罪,不管天晴下雨,不管严寒酷暑,他们跑遍了全县每一个山头,他们的辛劳是可想而知的。林业部门作为消灭荒山绿化汨罗的总参谋部,他们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刘德真、易益明、夏树林、徐志芳、戴孟先、向桂福、高声坤、何秀伟……还有许多无名英雄,他们都是人民的功臣。历史会永远记住他们,汨罗人民会永远记住他们。

  同时还要讴歌赞颂的是全县各乡、镇、场,县直机关各部、办、委、局时任党政领导的同志们,他们与县委、县政府保持高度一致,认真落实绿化荒山的各项措施,为造林绿化工作付岀了辛劳和汗水。他们的丰碑永远树立在全县人民的心中。

  翻开尘封的笔记本,看着一页页当时记录,我仿佛又回到那如火如荼的年代。整理并写岀来是想让人们懂得:毁林容易造林难,爱护一草一木,保护好森林资源,使汨罗大地永远山青水秀、人寿年丰!

  2013年6月于罗城

相关热词搜索:春风 江南 ——

上一篇:白沙如练牵湘水
下一篇:记忆中的照壁巷

分享到: 收藏